锖砚

为所有积极进取具有体育精神的运动员打call

【叶黄】瑞雪兆丰年

        已为暮年的老人独居深院,垂首看着无法覆盖整片土地的落雪。这是他第五十二次遇见南国的雪。

        前二十年他所生活的城市是近乎看不到雪的,连冬天也暖和得和春日一般。这倒是像他年轻时的样子,不论何时都是个小太阳。

        要出门放炮仗的邻居家的小孩儿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连行动都不太方便的老人,却是见他端着杯酒嘴里不知道在嘀咕着些什么,眼向着城市里的光却又似乎并不是真的在看那些阑珊的灯火。

        老人在想什么小孩儿很难猜到,但老人自个确实心知肚明的。这个城里可是有着他最为喜欢的少年与荣耀呀,那可是多大的雪都不能够掩去的嘿。这般想着心头倒是有了莫名的骄傲,就像是年少时爆着手速边喷垃圾话边解决手头的对手似的,干净利落。

        “叶修,这新年的第一杯酒我敬你。”杯倾酒尽,溢满喜意。

         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6)